近2000億美元!中國2016對外投資增長四成
信息來自:第一財經 · 作者:馮迪凡 · 日期:20-07-2017

2017-02-03

2016年,中國海外直接投資(FDI)飆升40%,創紀錄地達到近2000億美元。這組數據來自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和咨詢公司榮鼎集團于近日聯合發布的報告,顯示了中國企業2016年在海外大并購的現象。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中企“走出去”投資并購,并在全球布局已成為常態。對于中國2016年的海外投資情況,上述報告稱“這亦鞏固了中國作為全球頂級直接投資國之一的角色。”

而普華永道同期發布的《2016年中國企業并購市場回顧與2017年展望》也支持這一看法,其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并購市場的交易金額與交易數量均再創新高,其中內地企業海外投資增幅達142%,創歷史新高;內地企業海外并購投資金額增長246%,至2210億美元。

進入2017年,中國仍能持續這種對外投資“猛增”的趨勢嗎?各方看法中,審慎與樂觀同行:在其中特朗普當選總統所帶來較大的不確定性和政治風險、中國政府的新規、外匯出境審批時間的延長等恐對部分交易產生不利影響。

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日前曾表示,在境外投資、對外投資快速增長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不夠理性的傾向。對大額非主業的投資和一些不規范的投資行為,要進行真實性、合規性的審核,引導企業審慎決策、精準投資、理性投資。“這是必要的,但是我們支持對外投資這個政策沒有變,也不會變。”

對歐投資偏愛高科技企業

在海外投資的熱潮中,歐盟國家與美國均成為中國投資者所青睞。數據顯示,2016年中企對歐洲完成的對外直接投資(OFDI)交易額超過350億歐元(370億美元),同比增長77%。

對于中國企業在歐洲的投資,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和榮鼎集團的報告指出,來自中國的FDI更喜歡進入歐洲先進的制造業和服務業。

與2015年類似,中國對歐洲先進制造業的投資資產占中國在歐盟總交易額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特別注重對機械(庫卡和德國塑料設備生產商KraussMaffe集團)的收購。其他側重領域包括信息和通信技術、 能源(主要歸功于可再生能源投資等)、交通和基礎設施、娛樂業等。相較于2015年投資出現明顯下降的領域是房地產。

同時,2016年中資OFDI重新回流至英法德這三個歐盟核心經濟體,其中德國(110億歐元)與英國(78億歐元)占中國對歐投資總額的53%以上。在其后的是北歐國家。

數據顯示,中國投資者偏愛德國。在中國對歐投資中,中國對德投資占到31%,德國成為中國對歐投資的FDI第一接受國,這也是首次中國對德FDI超過了德國對華FDI。

不過,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國家面對這樣的投資局面反應不一。報告指出,包括希臘等在內的國家熱情擁抱來自中國的投資,而英德等國卻對于是否應當呼吁中歐投資市場準入條件對等以及是否應當升級歐洲范圍內對外資的審查制度展開了討論。

數據顯示,2016年中歐雙向FDI并不平衡,歐盟在華并購交易額連續第二年下滑,降至77億歐元。該報告作者之一、榮鼎集團分析師韓那滿(Thilo Hanemann)指出:“雙向投資間日益產生的差距,正在助長歐洲對于中歐之間缺少根本性‘互惠’的觀點。”

與此同時,是否應當建立一個泛歐洲的投資審查制度也在歐盟國之間熱議。

這表現在以愛思強收購受阻案中德國經濟部強勢叫停的表現為標志,歐洲大陸對于中資的懷疑也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精品投資銀行Ion Pacific董事總經理兼歐洲、中東及非洲主管霍伊(Claire Hoey)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投資者偏重于IT或高科技企業,也導致西方賣家產生懷疑。近期歐美市場對于中國企業的并購邀約態度漸趨謹慎,國際市場上也出現了多起中國企業收購海外資產失敗的案例。

霍伊指出,部分西方國家的賣家已轉向與西方的策略投資者或私募基金進行交易,以此來避免交易過程中存在的不確定性,但這也意味著對投資標的估值往往較中國投資者(的估值)低。

至于德國對中資的質疑,霍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德國有可能在這方面將會是個輸家。因為在德國存在著這種持續性抵抗情緒的同時,另一方面北歐國家也有著對中資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企業。

上述報告則指出,由于歐盟國家之間看法分歧較大,歐洲建立類似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泛歐審查機制可能性不大,而德國想在不突破歐盟法律的情況下修改本國投資法的空間非常有限。

對美投資總額是五年前的10倍

榮鼎集團在另外一份報告中則就2016年中企對美投資做出總結并指出,2016年中企對美FDI達到456億美元,使年度并購交易達到2015年的3倍。其中綠地投資有限,主要以并購行為為主(2016年已完成并購交易總額約為440億美元);這也使得2000年以來中國對美FDI累計超過1000億美元,達1090億美元。

數據顯示,在2015年和2014年,中國對美投資規模分別在150億美元和119億美元左右,這令2016年中國對美投資總額成為五年前的10倍。

與以往相同的是,中國私營民企繼續推動中國在美的FDI增長。2016年,來自中國私企的投資占中國對美投資中的79%,與2015年的水平持平。

不過,與2015年產生區別的是金融投資在FDI總額中所占的份額縮小了。2015年,受財務收益驅動的交易在總投資中占比50%以上,2016年這一比例下降到30%,與此同時戰略性投資(傳統意義上的實體經濟公司投資于其主要業務領域的FDI)在2016年再次成為主要驅動因素。

2016年,中國對美投資的行業分布更加廣泛。90%以上的中國FDI進入了美國的服務行業和高端制造業。同時,美國房地產和酒店業、信息與通訊技術行業、娛樂業以及金融服務行業繼續吸引著中國投資者。不僅如此,中國投資者對美國物流行業、消費品行業和電子產品行業也很有興趣。

中企對外投資下一步走勢

展望2017年,榮鼎集團在報告中指出,中國對外FDI擴張的結構性驅動因素仍然存在,并將進一步在未來幾年獲得動力;不過新的發展表明,此前的盛況不會在2017年重演。

普華永道也在前述報告中認為,2017年中國并購市場的整體交易金額及數量將會接近或稍低于2016年,其中政府新規將可能延緩海外并購的進程。不過該報告同時指出,政府將繼續鼓勵具有戰略意義的跨境并購。從中長期來看,促使中國企業進行海外投資的驅動因素依然存在。因此普華永道認為,海外并購在2018年可能繼續創下新高。

在外因方面,榮鼎集團則指出,在歐洲方面,要注意來自歐洲的政治反應。外媒對中資收購的報道大幅增加,激勵政客將此類交易政治化并增加了對中國交易的民粹主義“膝蓋反應”的概率。

在美國方面,經濟基本面仍顯示中資將持續在未來數年中對美投資。原因包括美國經濟將比大部分發達經濟體都要好,而中國企業也希望做到品牌升級。

不過榮鼎也指出,中資投資者面臨著美國大選后的政治不確定性,即特朗普任命的各項人士代表昭示了在其任下,將對來自中國的貿易和投資采取更具對抗性的政策。

其中一個重要問題是,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將在新政府下做出何種改變。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政府上臺,令人對CFIUS在其任下是否會加強對中資企業在美并購投資審查十分關切,特別是特朗普在CFIUS相關部門均任命了對華強硬派,這增強了對CFIUS未來裁決走向一定程度上的懷疑。

具體原因在于,成立于1975年的CFIUS是隸屬于美國財政部、但跨部門運作的政府機構,其主席由美國財政部長擔任,成員則包括美國國務卿、國防部長、商務部長、司法部長、行政管理和預算局長、美國貿易代表等共12 名。目前上述職務的候任內閣人員均為公開場合的對華鷹派,他們將主導新政府任下的CFIUS審查進程。

偉凱律師事務所(White & Case)中國區并購主管及執行合伙人張釗(Alex Zhang)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表示,對下一步有可能發生的政策性變化,目前還在猜測階段。雖不敢對其做定性判斷,但特朗普上臺后,多多少少會有些政策性變化,原因在于“CFIUS是一個法律程序,也是一個多機構(參與的)過程,而政府的每個相關機構在其中都會起到很多作用”。

榮鼎集團同時指出,中國投資者的另一個中期風險,是美國對中國投資所帶來的潛在安全和經濟風險的擔憂:美國國會似乎正在立法方面做出努力,擴大CFIUS審查中國和其他外國交易的授權。
 
 

編輯:計亞

 

中國社會科學網
UNCTAD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世界銀行
Country Report
Trading Economic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全球政府債務鐘
My Procurement
阿里巴巴
Alibaba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