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勞工組織:2017年全球將新增340萬失業人口
信息來自:http://www.un.org/ · 作者: · 日期:09-02-2017

2017-01-12

   國際勞工組織1月12日發布報告顯示,2017年全球失業率預計將從5.7%增長到5.8%,約新增340萬失業人口。該報告指出,雖然一些發達國家的整體失業率有所下降,但卻仍面臨可能的結構性失業。

  國際勞工組織1月12日發布了名為《世界就業和社會展望-2017年趨勢》(World Employment and Social Outlook – Trends 2017)的報告。這份報告指出,由于就業增長不敵勞動力增長,2017年全球總失業人口將超過2億1百萬人,預計2018年這一數字還將增長270萬。

  國際勞工組織總干事萊德(Guy Ryder)表示,全世界正面臨著從經濟下滑和社會危機中復蘇和為新增勞動力人口創造有質量的工作的雙重挑戰。即便在一些國家,整體失業率有所下降,大量的弱勢形態就業以及缺乏高質量的就業機會情況仍然十分嚴重。

  萊德說:“盡管我們預期2017年經濟將會有小幅增長,全球失業率的增長將不會因此停止,今年將新增340萬失業人口。這主要是由于一些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日益惡化的處境。盡管發達國家失業率有所下降,但是整體看來,我們仍在走向一個錯誤的方向。此外,我們強調了就業的質量,但是我們看到的趨勢是我們還沒有在繼續減少低質量就業或工薪族貧困人口方面取得應有的進步。”

  報告指出,雖然在發達國家的失業率從6.3%下降至6.2%,進步的速率仍十分緩慢。有跡象顯示這些國家正面臨結構性失業。在歐洲和北美,長期失業率與經濟危機之前相比仍高居不下,在歐洲這一數字甚至在逐年上漲。

  在新興國家,失業率從2016年的5.6%增長到5.7%。在被雇傭人口中,約有14億人是家庭雇員或自營工作者,占總數的42%以上。因此就業形勢仍然十分嚴峻。該報告預計,以此種方式就業的人口每年將增長1100萬,尤其在南亞和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

  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由于近期的經濟衰退影響持續,就業市場面臨嚴峻挑戰。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在最近20年里也處在經濟增長最低迷的時期。然而這兩個地區達到就業年齡的人口都在大幅增加。 

  報告指出,上班族中貧困人口的下降速率正在減緩,這將影響達成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要求的消除貧困的這一目標。在發展中國家,每天收入低于3.1美元的低收入人群甚至將在未來兩年內增長500多萬。

  報告警告說,全球范圍內缺乏得體的就業機會將會導致社會動蕩和在部分地區的移徙行為。報告作者呼吁國際社會通力合作,提供財政刺激,增加公共服務的投資,提振全球經濟,旨在于2018年將失業人口減少近200萬。

 
什么是結構性失業

2007-04-16  作者:魏 星  人民網

  問:每年的4、5月份,是大學畢業生求職的高峰期。作為一名應屆大學畢業生,我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前不久有報道說,一方面45%的企業招不到合適的人,另一方面卻有50%的人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專家說,這一現象屬于“結構性失業”,并指出當前我國存在嚴峻的結構性失業問題。請問,結構性失業到底是指什么?有什么辦法可以進行有效調節?

———上海嘉定城中路 葉靜妍

  答:結構性失業是指由于經濟結構的變動,勞動力供給和需求在職業、技能、產業、地區分布等方面的不適應所引起的失業。其顯著特點是職位空缺與失業并存,一方面存在著大量失業勞動者,另一方面一些新行業的工作崗位空缺,找不到適合的勞動者。結構性失業并不是勞動力需求不足,其根源在于勞動力的供給結構不能適應勞動力需求結構的變動,是由于一段時期內勞動力難以改變的技術結構、地區結構、職業結構不能適應經濟結構的變動。

  當前,我國既面臨著勞動力供給大于需求的總量失業問題,也存在著嚴重的結構性失業問題。一些地方,特別是一些大城市既存在為數不少的失業人口,也出現了中高級技術工人短缺的狀況;部分被認為具有較高素質的大學畢業生,更是面臨著“畢業即失業”的壓力和窘境。

  我國所出現的結構性失業現象,受諸多因素影響,既有宏觀經濟發展、技術進步、產業結構調整引發勞動力需求方面的原因,又有勞動者個人素質、技能、就業觀念等微觀層面勞動力供給方面的原因;既是生產發展、技術進步引發的必然過程,又受到體制轉型的特別刺激。

  從勞動力需求方面看,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產業結構轉變成為必然,一方面原有的支柱型產業不斷衰弱,如我國產業結構調整促使第一產業、傳統產業逐漸衰退,對勞動力需求減少,而新興產業層出不窮,需要大量與之相適應的勞動力。但現有的勞動力素質結構,包括工種、技能、技術、知識、經驗等在短期內都無法快速調整,無法滿足新興產業發展的需要。

  從勞動力供給方面看,我國的教育發展尚不能很好地滿足經濟發展、產業結構升級的需要。教育體制落后、教育結構不合理使勞動者“學非所用”矛盾突出。目前我國繼續教育、職業教育發展緩慢,勞動者的素質不能與用人單位對勞動者素質的要求同步提高;高等教育專業設置不合理,培養的人才與社會用人單位的實際需求脫節。另外,勞動者的就業觀念也不適應經濟發展。勞動者對就業崗位的預期過高,與實際所能提供的就業崗位不一致。如一些國有企業職工下崗以后,競爭意識淡薄,即使無工作可做也不愿徹底離開公有部門而去非公有經濟單位就業;還有一些下崗職工自身技能單一,接受再培訓的能力有限,但又拒絕對勞動者素質要求較低的臟累工作,處于失業狀態。另外一些應屆大學生在擇業時期望高于所能得到的就業崗位,寧可失業也不愿意降低就業標準,造成一些大城市就業供給遠大于需求,而許多偏遠的、經濟落后地區和一些小城鎮,高學歷人才卻非常緊缺。又比如,有調查表明,在我國有35.4%的應屆畢業生希望去黨政機關工作,但現實的情況卻是只有3%的人能實現這個愿望。

  我國正處于經濟體制、政治體制轉型的歷史時期,轉型期的階段性特點使結構性失業問題更為突出。一方面,很多國企職工由于種種原因,在新經濟浪潮的沖擊下往往不能順利地轉移到其他就業崗位。另一方面,我國還沒有形成統一的、能夠自由流動的、由市場決定價格的勞動力市場,勞動力不能完全自由、順暢地流動。這就導致了各地都會出現嚴重的失業與崗位空缺同時并存的結構性悖論。

  我國的結構性失業既有和其他國家相似的原因,如經濟發展、產業結構升級的必然影響;又有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過程中的特殊歷史背景,以及特殊的政策限制因素,如在現有的戶籍制度、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制度下,勞動力市場分割限制了勞動力的自由流動。由于存在比較嚴重的總量失業情況,因而我國結構性失業的緩解不太可能在短期內得到徹底解決。這既需要進行相關的經濟、政治體制改革,也需要經濟層面的產業結構調整、制度層面的教育體制改革、戶籍改革、福利制度調整,以及社會文化層面就業觀念轉變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
 

 (責任編輯:趙晶)

  復旦大學人口研究所博士 魏 星  

 

中國社會科學網
UNCTAD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世界銀行
Country Report
Trading Economic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全球政府債務鐘
My Procurement
阿里巴巴
Alibaba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