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經歷至暗時刻新年或修復 2018年油脂回顧與展望
信息來自: · 作者: · 日期:13-01-2019

 來源:方正中期期貨有限公司

 

摘要

1、全球植物油2018年經歷低迷走勢,全球棕櫚油恢復性增長,疊加中國國內壓榨增加、國儲清庫而引發的累庫存,植物油價格回落至近2015年低位的水準。預期2019年整體會呈現筑底回升,緩抬重心的走勢。不過,因為供需并未有顯著的收緊,因此回升節奏和高度會可能受限,除非供應預期出現比較顯著的變化。

2、豆油在2018年國內外壓力均較大。國際市場來說,連續的大豆豐產,令壓榨原料整體充足,豆油缺乏供需上的短板預期。從區域供需分布來看,中美豆油供應增加,奠定偏弱基調。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溫,國內反制措施采取對美進口大豆加征25%關稅,進口油料成本升高,粕類預期面臨更為緊缺局面,因對蛋白影響強于油脂。國內豆油在國內增加南美采購的貿易節奏變化反復波動,但充足的采購和因缺粕預期強化,壓榨利潤豐厚,油廠壓榨活動積極,令總體豆油庫存水平累積到歷史高位,同時也奠定國內植物油供應充足的總基調,同時疲弱的油成為榨利豐厚廠商的套保首選。而且市場預期的去庫存時點也出現顯著的時間后移,冬季美豆進口下滑的影響,可能會延遲至年末春節備貨期逐漸緩解,因此整體重心上移的預期落空也引發了年末豆油的弱勢。不過進入2019年后,隨著國內壓榨活動調整,粕預期需求下滑,豆油的被動增產壓力也將弱化,整體壓力料將會出現顯著的緩解

3、棕櫚油2018年處于年度的產量回升周期,奠定了2018年的植物油供應主基調。印尼馬來西亞棕櫚油增產,需求端面臨較多問題,一方面美國歐洲均對棕櫚油制生物柴油反傾銷,影響相應需求,生柴需求回升,但無法抵消增產的影響,另一方面豆棕油較窄價差對棕櫚油有替代影響,再有就是印度對棕櫚油連續提高的進口關稅門檻,令棕櫚油對印度的相對吸引力下滑,需求受到較大影響,引發棕櫚油累庫存,棕櫚油成為短板。進入2019年的棕櫚油可能會因厄爾尼諾氣候的形成逐漸受到產量增速放緩的影響,這將大大減輕全球植物油供應進一步的增量壓力。國內進口棕櫚油呈現恢復性增長,預期2019年也會繼續略有回升。疊加生產國的生柴摻混擴大,預期棕櫚油會逐漸扭轉頹勢。

4、2018年菜油臨儲拍賣基本結束,剩余量掛牌拍賣,國內產量連續下滑,進口菜籽和菜油顯著增加。而國內西北、西南剛需提振,外購需求較為強烈,國儲壓力消化完畢后,整體庫存會處于持續下行,相對偏緊的格局,植物油供需變化預期中依然最好,只是菜油的相對優勢,在植物油供需壓力整體緩解的2019年可能會有更好的表現,因此油脂內相對偏強仍會較為顯著。逢低仍可多頭配置。

 

第一部分 行情回顧

2018年年初油脂市場承接2017年12月漲勢,植物油整體一度上行,且受到馬來西亞棕櫚油調降毛棕油出口關稅提振,但是1月馬來西亞棕櫚油產銷報告數據偏空引發調整,且后續出口改善不理想,馬幣升值壓力,美盤回落調整均對馬棕油形成壓制。而國內雙節備貨節奏不理想,豆油高庫存,棕櫚油到貨增加,繼續庫存回升,給國內市場帶來持續壓力,價格回落至9個月低點附近。而隨著2月產銷報告意外利多,疊加因阿根廷減產預期強化引發油脂油料市場整體上行,植物油一度反彈至3月初。但是,印度再度提高了棕櫚油進口關稅,引發船貨取消預期,加上馬來西亞進口增加導致國內庫存下降不理想,引發棕櫚油再探2月低點,低位反復,而國內油脂市場較為充裕的供給,以及在阿根廷減產大背景下,中美貿易摩擦升溫可能波及大豆市場憂慮,對于粕類的支持持續偏強,令粕強油弱格局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續。在這個過程中,雖然節后菜油市場的去庫存一度成為植物油市場的亮點,但終究獨本難成林,在植物油供應較為充裕的大環境下,菜油階段的亮點未能改變整體的格局,而僅體現了相對偏強的走勢。不過,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延續,國內市場預期發生較大變化,市場對于憂慮中國反制美國關稅會以進口量大的美豆作為一個突破口,引發油粕的劇烈波動。但是,粕的可替代性明顯弱于油脂,油脂內則有棕櫚油增產預期和需求不振的短板,疊加國內菜油的國儲消化和進口壓榨的增加,油脂總體供應充裕,壓制反彈,并成為強粕走勢的對沖面,油粕比低位運行。棕櫚油甚至還在6月跌到了2015年末以來的新低點,當然其中也在歐盟在2030年以前逐漸停用棕櫚油制生物柴油規定出臺的短期沖擊共振。

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延續,國內市場預期發生較大變化,市場對于憂慮中國反制美國關稅會以進口量大的美豆作為一個突破口,引發油粕的劇烈波動。但是,粕的可替代性明顯弱于油脂,油脂內則有棕櫚油增產預期和需求不振的短板,疊加國內菜油的國儲消化和進口壓榨的增加,油脂總體供應充裕,壓制反彈,并成為強粕走勢的對沖面,油粕比一度持續低位運行。棕櫚油甚至還在6月跌到了2015年末以來的新低點,當然其中也在歐盟在2030年以前逐漸停用棕櫚油制生物柴油規定出臺的短期沖擊共振。不過,隨著利空因素的逐漸消化釋放,油脂類整體低位回升。只不過,棕櫚油產量及庫存回升態勢繼續成為油脂內的短板。中國對美進口大豆征收25%關稅,加上受到美國大豆增產預期強烈以及憂慮未來需求因素,美豆類走勢低迷,傳導至國內,疊加油脂庫存壓力影響,持續壓制油脂走勢,而且節日備貨提振不明顯,油脂整體仍處在低位徘徊,雖然國內臨儲菜油和豆油清庫存均已至尾聲,但十一后伴隨著壓榨活動進行和需求階段的轉弱,油脂整體庫存攀升顯著,而且季節性去庫存時點出現了較預期的顯著延后,疊加國際市場棕櫚油短板的持續壓力共振,走勢最差的油脂品種棕櫚油,跌至近2015年的低位水準。

第二部分 全球植物油供需充足

一、全球植物油供應充足

(一)貿易摩擦調整全球貿易流向和種植結構

今年國內因為貿易摩擦的影響,國內一直存在著相對的缺粕預期,但油脂的替代品眾多,尤其是棕櫚油進口調節便利,且今年增產豐富,因此粕強油弱持續。而且粕強導致了國內壓榨利潤的持續偏強運行,尤其是中國對美豆正式開征懲罰性進口關稅之后,粕的相對需求更為迫切,因此壓榨活動積極,豆油相對過剩情況更為顯著,造成了歷史性的高庫存積聚。

從國家間生產情況的變化來看,還是中國豆油生產增速預期從高速逐漸減緩,壓榨需求繼續被動增加豆油的供應體量可能會隨著中國調整飼料配比導致壓榨需求減弱以后,而令國內壓榨帶來的豆油供應壓力逐漸緩解。而從其它國家豆油供應情況來看,美國大豆出口下滑,客觀促進國內生產壓榨的增加,對美豆油形成壓力,美豆油庫存升至近年高位,新年度大豆種植面積可能出現較明顯的下滑,巴西、阿根廷則面臨著其國內直接壓榨的下滑而需要提供更多的大豆供應國際市場,同時積極增加了2018/2019年度的種植面積。此外,貿易摩擦之下,歐洲增加了美國大豆的進口,必然會擠占其它油脂油料的市場,因此全球貿易流向的調整過程,對于各國壓榨行業和種植結構形成了新的影響。

我國也在積極增加自周邊國家進口油脂油料,一方面中國向周邊國家比如俄羅斯、烏克蘭、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等進口植物油、油料、粕類有所增加,不過本身供應除棕櫚油外其它增量較微小,只是相對增速顯著而已,但是這也將引導一帶一路國家大豆等油料作物種植的增加。如果中美在美豆的進口方面沒能形成貿易懲罰關稅的消除,那么這種引導方向將會在未來延續。

(二)全球植物油供應總體供大于求延續

2018/19年度(10月到次年9月)全球9種油脂主要油脂產量預計增加,但增幅低于上一年度。不過庫存龐大將使得油脂供應繼續保持充足。棕櫚油在2018年單產及產量達到巔峰表現狀態后可能會趨于回落。棕櫚油的產量增長在2018年恢復性增長后逐漸可能放緩,預計2018年12月底全球棕櫚油庫存將達到1360萬噸。2018年10月到12月期間以及2019年1月到9月期間的產量增長速度將會放慢。而全球植物油新年度增量較多可能會在豆油上,巴西擴大種植面積產量增加。而因中國歐盟減產,菜油整體增量有限,其它小品種變化影響不大。

二、世界豆油供應增長

(一)產量繼續穩定增長,中國增長繼續領先

由于預期南美供應的進一步增長,2018/2019年度預期豆油產量總體也將維持供需雙增態勢,由于貿易端豆油擴展空間,后續預期生柴需求也會有所改善,但需求增速預期仍不夠樂觀,繼續增長預期可能在4%左右,令全球豆油供需平衡關系,持續維持在相對平衡的方向,庫存消費比曲線平緩,對豆油價格變化支持較為中性。不過全球貿易摩擦可能會令全球豆油在貿易流向上有所變化。中國三年來首次采購阿根廷豆油,累計9萬噸,而這也將是以中國國內生產量下滑為替代,并且積極進口其它油脂雜粕來補充,因此在未來的豆油,會有結構性的變化調整。

從油粕的相對關系角度來看,油脂需求增速從顯著慢于豆粕需求增速,已經向增速差異顯著收縮方向,這令油粕相對關系中,油粕比極低的位置關系逐漸有調整反彈意愿積累。尤其是中美貿易摩擦如果可以改善,取消美豆懲罰性關稅,油粕比的調整變化將會是壓縮到極致后的較強反彈。

(二)美國豆油的偏弱走勢可能臨近拐點

美國生物柴油政策維持,由于限制了阿根廷進口,國內生產有所增加,加上貿易摩擦之下,美國國內壓榨增長,美豆油庫存還是增長超過以往年份同期水準,令其國內壓力增加,而美豆油出口處在近三年低位位置。美國環保署有針對生物燃料摻混的規定出臺,但是實際生物柴油摻混預期仍是維持在21億加侖的用量預期,因此對美豆油并沒有過多的提振。不過由于原油價格堅挺,今年生物柴油生產利潤改善,美豆油生物柴油產量增加。在USDA供需報告里,美豆油用于生物柴油生產的用量也出現調升和預期的改善。2017/2018年度的生物柴油產量同比還是實現了同比近14%增長。美豆油的弱勢疊加棕櫚油的增產,共振形成對植物油整體的不利傳導。

另外巴西也的積極推動生物柴油用量的增長,從2019年3月起,巴西全國卡車司機將在加油站使用摻混11%生物柴油的柴油,至2023年,摻混比例從11%提高到15%。2019年巴西生物柴油產量將提高60萬噸,目前400萬噸。

三、棕櫚油供應壓力可能會有所緩解

(一)棕櫚油2018年處于產量增長期,2019年可能增速放緩

棕櫚油產量進入2018年總體是一個產量恢復性增長的狀態,不過,由于天氣及節假日造成的人力短缺造成的因素,令馬來西亞棕櫚油上半年月度單產恢復不及預期,而下半年單產恢復逐漸改善,且產量高峰較此前年份后移。目前業內對于棕櫚油進一步產量預期,2018/19年度全球不同植物油的供應形勢大相徑庭。其中棕櫚油產量增長速度可能放慢,2018/19年度初期豆油產量可能受到制約。但是葵花油和菜籽油供應將相對充足。但由于2017/18年度全球棕櫚油庫存以及其他植物油的庫存大幅增加,2018/19年度初期庫存非常龐大。2018/19年度(10月到次年9月)全球棕櫚油產量增長速度可能放慢,因為更多的油棕櫚樹重播,單產增速下滑。不過2018年,植物油相對原油的價格競爭力已經大幅改善,達到多年來的最高水平,從經濟利益角度還是促進了生物柴油的發展,但是因為生柴用量增長不及產量改善的程度,還是令棕櫚油整體表現累庫存和價格偏疲弱,而進入2019年供應端增長有所放緩,供應帶來的壓力可能有所弱化,但是因為棕櫚油全球絕對數量依然高企,庫存消費比依然顯示出植物油市場最充裕的狀態,因此棕櫚油還會是全球植物油價格的穩定劑。

不過,需要關注厄爾尼諾的形成,據美國政府氣象預測機構CPC預計,厄爾尼諾在2018年冬季形成的概率已經達到80%以上。根據以往經驗,厄爾尼諾如果形成通常會在半年以后開始影響棕櫚油產量,而初期通常影響不大,甚至仍會顯現支持增長,那么未來棕櫚油可能在2019年產量增長出現一定的放緩和同比的調整。厄尼諾通常造成東南亞出現過多降雨,影響棕櫚油單產表現。因此棕櫚油供應端的壓力在2018年達到近年較高概率的壓力峰值后將會逐漸趨于下降態勢,主要可能會影響2019年下半年以后的單產表現。

除了來自于供應的面的壓力之外,需求變化也需關注,棕櫚油傳統進口大國或區域中,中國、美國恢復進口增長潛力較之前改善,而南亞國家需求增長潛力相對較大,歐盟相對穩定至偏弱,非洲可能會進一步增長。但進口棕櫚油最大的國家中,印度政府自2017年8月份以來一共五次提高了棕櫚油進口關稅,印度政府將毛棕櫚油進口稅調高到44%,高于早先的30%,精煉棕櫚油的進口稅也從40%調高到54%,已經相應抑制棕櫚油的進口量,由于非對稱提高進口關稅門檻,一度令其它植物油進口獲益,爭奪約100萬噸的市場。不過,由于印度進口植物油總量近千萬噸,國內生產不足以彌補缺口,因此進口會繼續但是規模會受到一定影響。

而且在實際貿易中,轉口繞道也開始令印度提高關稅的努力失效。印度、孟加拉國和斯里蘭卡簽訂了南亞自由貿易協定(SAFTA),建立了該地區的自由貿易區。免稅植物油進口的增加正在破壞全球最大植物油進口國-印度的貿易,并破壞該國上調國內油籽價格的努力,這也是印度上調進口關稅的原因所在。兩位棕櫚油貿易商證實,他們已經在SAFTA免稅協定下向印度出售來自于孟加拉國的棕櫚油精。另有馬來西亞棕櫚油貿易商表示,來自于孟加拉國和斯里蘭卡的像可可油和精煉奶油的船貨増加。之前的數量較少,但在進口稅上調后, 印度從斯里蘭卡和孟加拉國的進口數量有所增加。

過去一年,印度進口關稅上調14%,加上印尼盧比貶值6%,制約食用油進口。2017/18年度印度的植物油進口預測數據下調到1510萬噸。2017/18年度的進口將包括880萬噸棕櫚油、340萬噸豆油、240萬噸葵花油和50萬噸其他植物油。印度對棕櫚油的進口需求下滑顯著。

而傳統需求端中的歐盟對棕櫚油的需求在逐漸尋求減弱。6月中旬,歐盟談判官員表示,從2030年起歐盟將會停止在運輸燃料中使用棕櫚油。歐盟發布的文本顯示,2020年時將會把運輸行業使用的常規生物燃料比例限制凍結在各國各自水平上,但是必須不能超過7%。據談判參與者表示,在2023年之前,棕櫚油的用量將會限制在2019年的水平上,到2030年時將會降低到零水平。

棕櫚油在貿易端的問題短期和長期都存在,在2018年的產量恢復期,貿易端的不利因素被市場放大呈現明顯,引發國內棕櫚油領跌國內油脂至2015年末以來的低點,并成為短板。不過從長遠來看這個影響對棕櫚油的生柴需求影響深遠,歐盟的進口大概率止漲回落,后期棕櫚油進口增長有潛力可能還是南亞國家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以及中國可能會微有改善性的進口需求。

(二)棕櫚油與其它油脂的相互影響

在全球植物油供應中,棕櫚油供應是最為充裕的,2018年的市場總體供應充足棕櫚油的產量恢復占到重要影響力。過去兩年,棕櫚油減產,豆棕油價差一度縮小至接近平水的程度,當然這個時間比較短暫。而進入2018年,阿根廷減產,以及美國采取的生物柴油反傾銷措施,美豆油需求偏強預期可能繼續存在,而在棕櫚油產量增加顯著的預期下,本來以為豆棕油價差可能會超過100美元/噸運行,這個趨勢上半年棕櫚油減產期以及棕櫚油增產不及預期下并未顯現,但在棕櫚油增產提速的下半年逐漸顯現,豆棕油價差回到100美元/噸上方運行,但相差不明顯,國際市場上豆棕油的貿易競爭也較為激烈

匯率預期對于市場走勢的影響,較強,2018年美國進入加息周期后,對新興市場的壓力顯現,馬幣、印尼盾均呈現出相對美元貶值的態勢,應該會逐漸有利于相關國家貨物出口競爭力,但是由于美豆油弱勢顯著,價差并沒能顯著拉開。

(三)生物柴油政策對棕櫚油需求提振料會繼續發力

全球植物油供應增加主要來源于棕櫚油產量的恢復性增長,而需求端增長主要也來自于生物柴油用量的增長,這主要是因為今年原油價格的上漲,令棕櫚油相對柴油貼水增加,棕櫚油生產生物柴油的經濟性得到了進一步提升。但是全球棕櫚油產量的增量約有400萬噸,而生柴對于棕櫚油使用增量僅在供應增長的一半用量,因此盡管生柴產量增長給力,但沒能阻止棕櫚油庫存進一步顯著累積,繼續加重了棕櫚油的庫存負擔。

馬來西亞生物柴油政策規定運輸燃料中的生物柴油摻混率為10%,工業用燃料中的生物柴油摻混率為7%。在更高的生物柴油摻混率實施之前,產量不會增加。即使生物柴油產量增加,產量可能只有60萬噸。在2016年,B10和B7生物燃料摻混政策兩度推遲實施,2017年也未能成行。11月22日,馬來西亞產業部部長Teresa Kok在接受采訪時表示,12月1日起,馬來西亞政府將在全國范圍內推廣B10號生物柴油,同時,將生物柴油中強制摻混標準從7%提高到10%。據了解,B10生物柴油將主要應用于交通領域,推行B10號生物柴油的計劃可能讓該國棕櫚油消費量翻倍。馬來西亞實施B10政策,那么明年生物柴油產量可能增加15萬噸,使得針對運輸燃料的生物柴油產量超過50萬噸。馬來西亞政府的看法更為樂觀。馬來西亞種植與原產業部長郭素沁(Teresa Kok)11月26日發布聲明稱,B10項目將會使得生物柴油年消費量增加逾兩倍,從目前的35萬噸增至76.1萬噸。

今年5月,印尼能源部官員表示,從2019年起,印尼將強制推廣B25生物柴油。印尼政府也曾表示將實現20%的生物燃料摻混目標,此前年份原油價格低迷,甚至低于棕櫚油價格,使得傳統柴油比生物燃料更有價格競爭力。因此兩國目標均缺乏實現的經濟意義,但2018年,原油大幅回升,棕櫚油生產生物柴油的經濟性得到了很好的體現,利于產量的回升。印尼已經從2018年9月1日起規定所有車輛和重型機械中必須使用生物柴油混合燃料,此舉旨在努力減少印尼的經常賬戶赤字。印尼政府宣布自9月1日開始擴大生柴強制添加量至400萬千升,去年印尼生柴產量為290萬千升。油世界等機構將2018年印尼生柴產量預估為405萬噸,2017年為292萬噸,2016年為318萬噸。官員預測,印尼2019年生物柴油消費量將升至550-600萬千升,高于今年的400萬千升,將每年為印尼節約大約60億美元。

四、菜籽油產不足需

全球菜籽油產不足需預期延續。歐盟、中國、加拿大等國均菜籽減產,這導致產不足需,且庫存消費比變化趨勢依然傾向于下行,整體是油脂品種中供需面最好的品種。不過經過中國的快速降庫存(臨儲庫存),和菜油相對其它油脂價格較高,未來庫存消費比變化的節奏也會有所放緩。

 

歐盟原本以菜籽油為生物柴油的原料,但近年來用量減少,而歐盟區域內的種植也出現顯著的下滑,連續兩年出現顯著的種植面積和產量的下滑。干旱造成油菜籽種植面積銳減,可能令歐盟2019年油籽產量重蹈2018年覆轍,觸及令人失望的水準,尤其是德國和法國減少比較嚴重。

從全球范圍來看,加拿大是僅次于歐盟的第二大油菜籽生產國和第一大油菜籽出口國。加拿大近十年菜籽產量增速較快,預計2018/2019年度也會相對上一年度略有減產。并是我國中國、日本和墨西哥是加拿大油菜籽的主要進口大國,三國進口量約占加拿大油菜籽出口量的80%左右。

第三部分 中國植物油筑底

我國植物油市場近年來供需缺口未再進一步擴大,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出現,油脂油料成為直接受影響的品種,國內的生產及貿易格局均較此前出現顯著的變化,階段進口量下降影響直接壓榨數據,2018/2019年度初期豆油供應量下滑顯著,后期可能會隨著貿易形勢的變化而轉變,不過由于市場提前反映前期積極進口豆油累積了歷史高位的庫存,所以市場階段未見有植物油供應緊張的情況出現。預期新年度直接進口量因國內壓榨下降而回升。此外,我國自 2013/2014年度起開始進入了植物油去庫存的過程,隨著國儲菜油2018年完全進入市場消化,儲備壓力進一步減小,預期2018/2019年度起國內植物油供需進一步趨向緊平衡。在這種國內供需收緊的大判斷下,一方面可能引導直接進口的進一步適度回升,另一方面也令國內植物油價格獲得支持。

我國國內植物油對外依賴程度高達70%以上,直接進口及來料壓榨仍是國內植物油供應主導方式,這是因為蛋白需求的增長依然是國內油脂油料需求的主要驅動源頭,油脂是作為副產品形成補充的部分,豆油增量完全屬于被動增長,并在持續擠占其它油脂空間。直接進口棕櫚油也是重要的植物油補充方式,但近兩年因為國內豆棕油價差相對來說更利于豆油,以及融資進口的減少,棕櫚油呈現進口縮減,消費領域也未再有更多增長,且豆油替代了幾乎可以替代的領域。除了豆棕油以外,菜油供應料因國內連續減產出現下滑,并且臨時儲備及定向已經將2008年菜籽油收儲以來的積存量完全向市場釋放,菜油不再受收儲影響,完全的市場化運行。而直接進口近年也因供應及貿易融資嚴控后下滑而有所減少,進口菜籽壓榨則繼續擴張,沿海菜籽壓榨持續增長。其它小品種油供應略增,由于需求多樣化因素推動,但總體供應量偏低。國內的植物油供應形勢繼續處于去庫存方向,壓力總體在去庫存化后繼續減少。不過,由于國內大豆壓榨體量較為龐大,令國內供應整體還是較為充足,這種情況受到中美貿易摩擦而出現變局,但直到11月,國內壓榨量因壓榨利潤非常好而保持充分,豆油則在國慶雙節后需求階段回落而開啟累庫存模式,創出近年來歷史高位庫存。而11月后到港減少,國內大豆庫存趨于下降,但豆油的高庫存轉折點可能會延遲到12月甚至明年初才會真正出現。這也一度加劇了國內植物油的頹勢。不過,由于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影響2018/2019年度的國內大豆進口以及壓榨形勢,經過2018年油脂年末的至暗時刻,明年初期的供需形勢可能逐漸將發生變化,過去年份因需求豆粕而被動增長的豆油供應將會逐漸受到影響。

一、國內豆油生產預期料受影響

國內近年來,豆粕需求增速高于豆油,令國內壓榨活動對粕的利潤依賴程度高于豆油,這對于豆油形成持續的打壓。2018年形勢依舊如此,國內大豆進口較多,壓榨活動積極,2018年生豬產能擴張預期有利于飼料需求增長,令油粕比向利于粕方向變化。年度預期機構因貿易摩擦影響調降國內大豆進口預期,同時放松油粕的直接進口,國內壓榨行業受到較為劇烈的影響,因此豆油未來走勢不及要看壓榨,還要看自身及替代品進口政策的變化。后期預期在絕對波動上不及其它油脂,但階段相對強弱會依題材變化而變化。下一年度市場形勢變得較為復雜。

阿根廷減產之后,美豆豐產大局再定,疊加中美貿易摩擦加大波及大豆,影響到中國大豆進口的貿易流向,隨著全球貿易流向再平衡的過程,巴西升水走高,美國價格雖回落,依然提高國內壓榨大豆的成本,從而抬高運行成本。不過由于在這種情況下,油的替代品還是相對多于粕,因此對油提振仍不及粕。只不過,由于國內在夏秋季節出現生豬疫情,且預期第四季度植物油消費旺季到來,疊加庫存減少,壓榨收縮,對于豆油供給出現階段收縮的預期。不過阿根廷宣布三年來向中國進口豆油,定貨達到9萬噸,雖然直接進口量可能不足以彌補壓榨收縮的影響,但是因為今年累積的豆油庫存和替代品的進口和壓榨增長,令豆油缺乏絕對支持。

在全球經濟恢復增長過程中,全球流動性開始收縮,再通脹預期有所抬頭,已經處于低谷位置的油脂類仍易受到進一步關注,同時,因為今年國內外油脂的累庫情況,油粕比極低運行至近年低點,對于油脂而言,下行受限,總體有支撐。但是真正支持豆油咸魚翻身的情況可能會是全球豆油產量,因貿易流向變化而形成的結構性調整,國內壓力有所減弱,整體低位修復的機會。

不過,國內近些年大豆壓榨行業還是處于產能擴張之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以豆粕需求增長為主要驅動因素,而生產了過多的豆油,而豆油在持續擠占其它油脂的空間。2017年年底,大豆日壓榨產能超過1000噸的企業就有152家,日壓榨大豆總能力為44.98萬噸,折合年壓榨量1.48億噸,在不到20年的時間里翻了幾番。即便在中美貿易摩擦以及國內調整飼料配合調降豆粕用量的關口,國內的產能仍可能還會有釋放。今年江蘇揚州中海二期4500噸/日、四川瀘州中海3000噸/日、四川自貢北部灣油脂3000噸/日四個大豆壓榨項目陸續投產,遼寧盤錦匯福5000噸/日投產,中儲糧東北綜合產業基地一期項目在9月底投產(年產能300萬噸大豆),預計明后年全國仍有8-10個大豆壓榨投產項目。而且跟隨著國內養殖業的結構調整,大豆新增壓榨產能也會逐漸向東北區域布局。

而具體到壓榨規模集中化趨勢也越來越明顯,而且雖然國內取消了對外資的一些限制,但是國內壓榨產能占優勢的國內企業逐漸超過了國際企業。外資企業數量所占比重大幅下降,以中糧、九三為代表的國內大豆壓榨企業發展迅速,中糧的實際壓榨能力應當已經超過豐益國際。

從區域來看,港口地區依然是我國大豆壓榨的集中地帶,其中山東、江蘇、廣東、廣西等省份明顯具有港口大豆進口優勢,西部壓榨圈已經逐漸退出主流壓榨市場,東北地區遼寧壓榨產能高于黑龍江,進口豆壓榨占據絕對優勢,國產豆壓榨量難有顯著增量。  

未來的產能變化受到國內蛋白需求的進一步發展,由于貿易摩擦引發國內進口大豆預期的下滑,國內也調整了飼料中對于豆粕用量,這將導致國內豆粕需求的邊際放緩,從而影響國內壓榨量的整體變化。那么豆油的被動累庫存情況也將逐漸得到一定程度的好轉,獲得喘息之機。那么疊加明年對于棕櫚油增產的邊際放緩的預期,以及不再有國儲油等因素,國內承受的植物油庫存壓力將渡過至暗時刻,迎來整體回升的契機。

二、植物油直接進口預期增加

我國植物油進口格局呈現變化,內外盤持續倒掛或因人民幣貶值有所收窄。當前情況下傳統貿易利差進口為主導,只有在內外盤順價出現時才會出現進口窗口。由于國內以壓榨產業為主格局,定價方面偏于粕的引導,內外盤倒掛成為常態,尤其在豆油上表現明顯。由于匯率變化,人民幣在新興市場國家中幣值相對偏堅挺,而印尼馬來西亞相對貶值,且棕櫚油供應嚴重過剩庫存累積,棕櫚油進口窗口有所恢復,國內冬季順價窗口出現較頻繁,訂貨增多,總體而言棕櫚油進口出現恢復性增長。而且我國也與印尼及馬來西亞都達成貿易協作,不過國內70%進口以印尼棕櫚油為主,今年以來,印尼毛棕油出口連續征收零關稅,馬來西亞棕櫚油也很長時間以毛棕油零關稅出口,不過12月印尼為降庫存還將出口費用也降到了0,兩國棕櫚油出口競爭相當激烈,印尼相對馬來西亞棕櫚油更具有價格優勢,這令馬盤持續承壓。

2018年人民幣相對美元呈現區間波動,年初出現較顯著升值,利于進口發生,而4月起人民幣開始貶值,不利于以美元計價的商品進口,因此豆油進口整體呈現同比的下滑。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進一步演進,國內壓榨行業或壓榨量受到沖擊,而且我國對周邊市場國家的油料采取降稅措施,全方位在補充油料資源。而油脂類的進口出現補充性回升,但主要取決于進口盈利情況,增量較明顯的是國內出現急降庫存的菜油,和國際市場相對便宜的棕櫚油,2017/2018年度豆油直接進口出現了顯著的下滑呈現負增長,主要還是國內壓榨生產為主。而預期2018/2019年度,植物油進口料均會有所回升,一方面國內大豆壓榨受到美豆進口預期量下滑相應收縮,而其它油品的直接進口會有進一步提升。

三、國內植物油現貨價格與進口成本

國內植物油市場價格趨穩,低位震蕩。內外盤價差多數倒掛,進口空間較小。印尼棕櫚油進口較多,馬來西亞與國內倒掛情況相對較多,不過7-9月收窄之后還出現進口窗口,訂船增加。隨著中美貿易摩擦,以及短期內匯率過快的變化,內外盤也呈現較為背離的走勢。總體來看,豆油的直接進口預期是持續較差的。

四、菜油走勢相對向好

2018年上半年中美貿易摩擦導致菜粕價格上漲,兩廣及福建地區油廠菜籽壓榨利潤一度上漲至2017年以來的高點,廣東地區壓榨利潤達到350元/噸左右。壓榨利潤的主要來源是加拿大菜籽進口完稅價的下降以及菜粕價格的上漲,反觀油脂則是依舊保持較為低迷的走勢。油脂的低迷的同時,2018年年底G20峰會中美兩國元首會面就貿易關系進行磋商,菜粕價格走低,這也是油廠壓榨利潤大幅下降至盈虧線的主要原因。

由于粕類價格的上漲,沿海油廠利潤可觀,開機率維持相對較高水平,造成油脂庫存不斷積累。目前我國三大油脂庫存連續增加。截至11月底,三大油脂庫存逼近五年來的高點,其中,菜油庫存高達56.57萬噸達到近五年高點。這也造成了油脂價格整體低迷。

國儲菜油方面,2018年國儲菜油拍賣于1月5日正式啟動,截至9月7日收官,2018年國儲菜油共投放66.93萬噸,實際成交28.64萬噸,成交率為42.79% 。目前國儲菜油庫存基本見底,僅有21.65萬噸。國儲菜油拍賣殆盡,結轉為商業庫存。

雖然說目前油脂庫存高企,但是中美貿易分歧較大,未來大豆進口量減少,為應對國內蛋白粕的供應缺口,我國允許進口印度菜粕,并積極進口周邊國家的雜粕以彌補缺口。在高庫存油脂價格持續低迷的情況下,粕類積極進口,年底G20中美貿易協商釋放的友好信號也令粕類承壓,預期壓榨利潤的減少將使沿海油廠壓榨開機率或有所下降。年底節前的備貨,也將釋放油脂的高庫存。總體來說,2019年上半年我國菜油庫存預計有所下降,下半年油脂將繼續積累。

第四部分 油脂跌出空間 波動可能加大

一、外盤偏弱待改善

美豆油跌至28美分/磅以下,走勢偏弱,已經跌至2015年10月低位附近。馬來西亞棕櫚油下行態勢逐漸放緩,逐漸在強支撐位2100林吉特/噸波動反復,弱勢反復格局暫延續。外盤走勢引導受到國際市場油脂油料整體貿易形勢影響,但就總體供需來說,價格位置已經處于相對低位,且原油帶來的生柴溢出帶動,以及政策支持改進仍可能會在宏觀形勢緩和下帶來支持效用。

外盤弱勢格局逐漸轉向整理對國內的拖累也可能逐漸減弱。

二、連盤低位震蕩 重心緩升

國內豆油走勢或區間震蕩,重心緩慢震蕩抬升為主,主要運行空間或在5300-6300元/噸之間,如果天氣影響加劇,可能至7200元/噸附近,但比較不太可能超過此線。

國內連棕油波動在油脂內較大,受到馬棕油傳導影響和國內豆油價差影響較大,油脂油料重心仍在粕上,油脂自身也缺乏主動上行的強支持力,棕櫚油主要波動區間可能在4200-5700元/噸,如果厄爾尼諾對產量影響加大,可能令波動上沿擴展到6300附近,但是目前對于厄爾尼諾強度預期沒有那么強烈。

菜油緩抬重心下方較強支撐,指數6300元/噸上方偏強格局延續,但節奏易受價差變化制約,上方可能到達7000元/噸,上方空間則取決于未來的天氣情況及油脂整體需求邊際的改善程度,料較難超越7800元/噸。

三、油脂間套利

油脂間價差階段變化為主。2018年豆棕油擴大,而進入2019年相對強弱有所變化,可考慮棕櫚油強于豆油的配置。雖然菜油基本面最好,但在實際使用中受到豆油的價格壓制和價差對于需求的影響,因此繼續擴大的空間可能已經比較有限,在1300元/噸上方需注意轉向的可能。因此更多關注棕櫚油相對其它油脂的價差修復過程。尤其是YP1905合約價差收縮,1100元/噸附近有較好的入場機會,下方歷史波動下沿可低至500元/左右,還是有較大的想象空間的。不過過程可能較為曲折,相對供需關系變化程度也較大,此外延續的時間注意,在3月棕櫚油再度轉為季節性增產周期前后就可能有所變化。

第五部分 結論

油脂供需面主導行情,2018年下半年延續震蕩格局,進一步下探空間可能受限,后期主要影響因素包括:

1、從供應角度來看,油脂供需偏充足的大局暫未有改觀,新年度預期整體油脂供需邊際向偏收緊的方向運行,但大格局上缺少強勢的絕對的驅動。

2、油粕比的運行規律,節奏切換料需注意油脂需求及棕櫚油生產淡旺季。預期2019年油粕比在極值附近有修復回升可能。

3、生物柴油政策推動需求發展加強,馬來西亞、印尼、巴西等國均在強化國內的生物柴油摻混,原油走勢受地緣政治影響波動運行,明年可能存在回升的可能,生物柴油發展需求端預期改善程度存在,利潤是一方面影響,另一方面進口國需求及需求國的政策變化也影響需求拓展。這方面的提振和體現會慢慢

經濟策劃組
國家銀行
MIDA
My Trade Link
馬來西亞財政部
國家統計局
新經濟模式 (中文)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