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會,發展的源泉
信息來自: · 作者: · 日期:21-05-2019

   知識社會的核心是“為了創造和應用人類發展所必需的知識而確定、生產、處理、轉化、傳播和使用信息的能力。而人類發展所必需的知識其基礎是與自主化相適應的社會觀,這種社會觀包括了多元化、一體、互助和參與等理念”。正如教科文組織在信息社會世界首腦會議第一階段會議上所強調指出的那樣,知識社會的概念比技術和連接概念更加豐富,更加有利于自主化,盡管技術和連接概念常常是人們在討論信息社會中的中心問題。技術和連接問題所強調的是基礎設施和全球網絡管理:這些問題當然極為重要,但不應被視為是問題的全部所在。換言之,世界信息社會只有促進知識社會的飛躍,并以“促進以人權為根基的人類發展”為目的才有意義。這個目標之所以特別關鍵,尤其是因為第三次工業革命--新技術革命以及隨之而來的世界化新階段推翻了許多標準,加劇了富國和窮國之間的鴻溝,加劇了工業化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鴻溝,甚至在國家內部也是如此。因此教科文組織認為,只有建設知識社會才能“鋪就通向世界化進程人道化的道路”。

人權在知識社會中的重要性

  “人類發展”和“自主化”是知識社會理念的核心所在,以此為中心展開的行動應能更好地實施普遍權利和基本自由,與此同時使反貧困斗爭和發展政策更加有效。因為知識社會的飛躍要求在知識和發展之間構建新的聯接,知識既是滿足經濟需求的工具,又是發展的一個正式構成要素。知識社會飛躍的基礎是政治、經濟和社會動力,而政治、經濟和社會動力突出說明了反貧困和促進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之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在知識社會崛起中,人們不能僅僅只滿足于提出一些改革建議,以減少進入世界信息社會的不平等,克服作為這種不平等基礎的經濟不公平和教育不公平。還應首先提出建設性的原則,即捍衛和促進世界人權文書中宣告的權利和自由,首先是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和1966年兩個公約,即《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實際上知識和教育難道不是權利最有力的保證嗎?“任何人都不能推托不知法律”這一格言,不僅僅只是說明每個人都有義務知道自己的權利與義務,而且還提醒注意承認權利和知道權利之間存在著深刻的聯系。一項權利,就像奠定這項權利的倫理原則一樣,首先應該被人知道,然后才能被人主張和被人承認。

  此外,知識、思想和覺悟是人的特殊尊嚴的構成要素,由于人具有特殊的尊嚴,人成為權利的主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組織法》提出了人的尊嚴和“為了正義、自由與和平傳播文化和使所有人受到教育”之間存在著這種聯系6。因此基本權利和自由現在是并且將來仍將是知識社會的核心。正如教科文組織在籌備信息社會世界首腦會議之際強調指出的那樣,“為建設知識社會而使用信息和傳播技術應以基于人權的人類發展為目的”。

表達自由和“自主化”

  在所有這些基本權利中,必須強調指出表達自由具有特殊的重要意義,即“知識社會所依據的基本公設”。正如1946年第一屆聯合國大會所通過的第59(1)號決議所規定的那樣,“表達自由原為基本人權之一,且屬聯合國所致力維護之一切自由之關鍵”。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也宣告了這一原則: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找、接受和傳遞信息和思想的自由。”

  除此之外,這一權利還得到另一個條約的保證,即《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該公約第19條所使用的措辭極為相近。世界信息社會的飛躍應激勵這一權利得到完全實行,正如《宣言》所規定的,“不論國界”。因為表達自由是實現上述“自主化”目標的必要條件。實行表達自由要求嚴格尊重上述權利,這方面的進步應伴隨新技術的傳播(無信息審查或檢查,數據和信息的自由流通,媒體多元化,新聞自由)。此外還要求保證個人的基本權利,只有保證了個人的基本權利才能確保他們自由參加知識社會(言論自由,言語自由)。在信息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社會里,表達自由的飛躍有助于傳播倫理標準和原則,而倫理標準和原則將是處于流通狀態的信息質量的保證。強調表達自由涉及到尊重科學研究和創造性活動所必不可少的自由,《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5條宣告了這種自由。因為要想建造真正的知識社會,就必須堅持信息的自由流通:如果人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從信息流出發生產新的知識,信息就必須能夠得到交換、對照、批評、評估和“反芻”,同時進行科學和哲學研究。

   因此,表達自由和科研與創造自由只要得到充分的尊重,便是借助于發展世界信息社會來建設真正的知識社會的保證。強調表達自由,就是強調開放和對話精神,而開放和對話精神應主導知識社會中個人之間的關系和社會團體之間的關系。沒有表達自由,就沒有交流和公開辯論。表達自由是在某個社會中將個人與個人有效聯系起來的保證。沒有表達自由,盡管可能有知識,但不可能有知識社會,也不會有知識共享。

知識社會中的表達自由和反貧困斗爭

  正如Amartya Sen的著作所表明的那樣,捍衛表達自由不能被視為僅僅只是一項政治原則,因為表達自由同樣還有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力,這種經濟和社會影響力使表達自由極為有利于促進發展。著眼于未來的知識社會建設,有效促進世界信息社會中的表達自由可以促進解決許多政治問題,如出自政治目的對信息進行審查和操縱,或者是監督擴大化的風險,而且還可以解決許多經濟問題,如預防饑荒,縮小數字鴻溝,或者是反對發展的不平等。信息和內容的自由流通還可以促進提高公眾意識,不論是出自公共健康目的還是出自預防災害目的均是如此。

  聯合國于2000年在紐約召開了千年首腦會議,會上提出了千年發展目標,知識社會的飛躍可以強有力地促進實現千年發展目標。因為新技術是社會變化的源泉,但只有通過表達自由、知識、民主原則和公正理念相結合,新技術才能成為人人得到發展的希望,而表達自由、知識、民主和公正理念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組織法》的根基。正是有了這種人人得到發展的希望,只要我們愿意努力,定能實現知識社會。

中國社會科學網
UNCTAD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世界銀行
Country Report
Trading Economic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全球政府債務鐘
My Procurement
阿里巴巴
Alibaba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详情